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市场形势

落户北京开了一道口子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2  

  距离2021年结束还有不到50天了,今年入职的应届毕业生落户工作也到了该揭晓谜底的时候。其实,落户大潮中的弄潮者们,已经收到了来自这个城市的“入场券”,从此贴上了“北京人”的标签。而对于剩下的多数人,可能算是陪跑,凑个热闹罢了。

  落户北京在全国城市中一直以来都属于难度系数五颗星,虽然今年早些时候开了一道“口子”,但据90度与不少应届毕业生聊过之后发现,落户北京这件事实际操作起来仍然是困难重重。

  让应届毕业生看到一道有望成为“新北京人”的希望之光,来自于今年7月北京市发布的《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

  这一办法原文指出,北京市将建立由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主管单位、用人单位组成的三级管理体系,对毕业生实行精准引进、分级管理。全国高校硕士及博士毕业生,北京地区高校、京外地区“双一流”高校本科生均可由用人单位申请办理引进。就读最高学历期间未与任何单位存在劳动(录用、聘用)关系,且按时取得学历学位的非北京常住户口应届毕业生,都在引进范围之内。同时,毕业两年内初次就业的毕业生也参照这一办法执行。

  其实,简而言之,这个办法透露出的信息是对落户北京的应届毕业生在学历要求上的明显放宽。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够落户北京的多为北京本地生源,其中清北毕业生占据了大头。而现在则在学历上放宽到了双一流院校,且范围上更是放宽至全国,不再局限于北京生源。

  放宽了条件,但落户北京依旧是许多人难以言说的“痛”。在落户这条道路上,顺利的人总是相似的顺利,困难的人遇到的困难也总是千奇百怪。

  东木是今年毕业于北京某双一流院校的硕士研究生,并已成功入职北京某大型互联网公司。本就一直抱有落户北京计划的他,对于应届毕业生落户做了很多功课,当然也注意到了今年公布的新规,他欣喜地觉得似乎离自己的规划又进了一步。

  “双一流学科可以走单独通道落户,排队的人少一些。”他从学校、公司和有关部门多方咨询后得出的结果令他激动不已。但是,自己所在公司的HR却表示,能否应届落户需要等offer收受情况+工作排名综合表现来评定。也就是说,人多名额少,不仅得排队,还得看表现。这样一个擦边球似的回复,无疑给东木浇了一盆冷水。

  落户不顺利,那就借酒消愁会会朋友吧。东木组织了一次聚会,闲聊时问到他的朋友启航:“落户新规,你们公司的名额,你应该能够拿下吧?”启航沉默半响,默默地喝了一口酒,说道:“纵然双一流,落户也不容易啊!”

  启航与东木同样,也是难以拿到户口的双一流院校毕业生。而启航为了能提高在公司内部的评价分,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甚至还选择了参加公司的宣讲会等各类活动,可以说是为了户口已经尽了社畜的最大努力。

  周正今年毕业于非北京地区的一所双一流大学,取得了工科硕士研究生学历。虽然公司规模与薪资待遇上远不如启航和东木,但是当下他提交的相关落户材料,政府审批已过。公司通知他,一系列流程走完,通常来说大概一年半后便能顺利拿到北京户口。

  为什么周正能够落户呢?他说,可能跟他的专业有很大关系。他的专业与城市管理有关。

  而在今年七月公布的《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中指出,引进毕业生重点支持本市发展战略、重大规划实施、重大项目建设;保障教育、卫生、文化、体育、城市运行等公共服务领域基本需求;扶持郊区、艰苦行业、基层一线发展;同时,参考当年需求及往年引进毕业生培养留用情况。各区围绕区域功能定位,综合考量用人单位发展前景、财税贡献、吸纳就业、培养留用毕业生等情况进行指标分配。

  周正的专业恰好对口城市运行,且他所在的公司也没有那么多落户的竞争对手,故能顺利落户。

  对于应届生落户,某国企负责人曾表示,应届生落户指标与北京城市发展规划需求的人才匹配程度相关,比如按照十四五规划,北京市需要大量高科技类人才,这类行业的落户指标就多,相关专业的学生也好落户。

  比如2000年初,会计类、行政管理类的本科生就很容易落户,2015年以后,环境保护、城市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工程,科技类、电子类、人工智能类这些专业的则更好落户一些。

  据一位大型国企的HR表示,目前北京市非常需要的是与教育、卫生、文化、体育和城市运行等相关的人才。

  另有知情人士指出,公司能拿到的落户名额,除了所处行业是一项权重较高的衡量指标外,纳税贡献也是另一项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

  所以整体来看,学历和专业决定了能否落户的资格,所处行业和公司则决定了可能性。而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一线城市抢人更加严苛了。

  在2016年前后,北上广深都指定了自己的人口规划,并都以2035年为截止时间。

  上海人口调控目标2500万人,2020年人口规模为2487.09万人;北京的人口调控目标是2300万人,2020年人口规模为2189.3万人;广州的人口调控目标是2000万人,2020年人口规模为1867.66万人;深圳的人口调控目标是1900万人,2020年人口规模为1756.01万人。

  时间刚刚来了2021年,四大城市都快触及了当时定下的上限,但实际上,城市的发展永远都需要人才。

  11月7日,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发布《北京市国土空间近期规划(2021年—2025年)》(草案),并向公众公示,其中指出到2025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这比2016年指定的计划提前了十年,城市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当时的想象。

  不止北京,上海也放开了户籍政策来吸纳人才,早在去年扩充了毕业直接落户的门槛,从长期以来的清北外又增加了上海交大、复旦、同济和华东师范,从排名看华东的四所学校较清北有着一定差距,但也仍然放开落户,体现了上海的抢人决心。

  另一方面,上海还放宽了人才引进,紧缺急需人才的审批权,直接下放了到了各区、各部门。所谓不拘一格降人才,上海确实吸引了很多人才来落户,比如杨超越、李佳琦都是通过人才引进落户。

  看似北京、上海是放款了落户,其实与时代接轨,选拔标准更严苛了。不只是北上,深圳也提高了门槛,提高了人才的筛选标准,“来了就是深圳人已经成为历史”。深圳市发改委在5月末发布的意见稿中提高了人才落户的最低要求,从全日制大专调高为全日制本科,技术型人才底线要求调整为“中级职称+全日制大专”,技能型人才的底线要求调整为技师。不符合上述核准条件的其他人才,统一由市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在专项指标计划内通过积分方式择优审批引进,本科门槛也从45岁收紧到35岁。

  多个新一线城市落户不要求必须为应届生,学历要求也不高,可以不是本地毕业生,也并未提出社保和就业要求。郑州和沈阳,最低学历中专即可落户。西安、长沙相对较高要求本科,但没有年龄限制。

  除学历要求低外,新一线城市还会对于人才进行补贴,其中郑州本科毕业生每月补贴500元,硕士毕业生每月补贴1000元,博士毕业生每月补贴1500元,最长补贴3年。

  长沙对新落户在长沙工作的博士、硕士、本科等全日制高校毕业生,两年内分别发放每年1.5万元、1万元、0.6万元租房和生活补贴。

  诸如杭州、成都、武汉等新一线城市都有着自己的落户补贴政策,对于急需的人才还会增加补贴力度。

  新一线城市更多的呈现出了一种更为包容的态度,对于高端人才有补贴,较低层级也不限制,与一线城市形成了鲜明对比。

  综上,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抢人大战已经开始,对于人才的界定也开始放松,网红、明星都可以是人才,从传统的教条技术型人才向多方面人才过度。新一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优劣不必赘述,从现在看一线城市开始更加重质,新一线更加重量。